?

下一章 ???????? 上一章

 

????自从上次跟林放见面表白之后被林放委婉的拒绝,许清馨不但没有放弃,而且,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心。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林放可以不爱她,但是,她却一样爱着林放,而且,也要努力的做到最好,做到林放心目中女人的形象。

????走到门口,看见塚本信义的时候,胡非和许清馨都不由的愣了一下。

????“好久不见了,清馨。”塚本信义微微的笑了笑,露出一个自以为很迷人的笑容。

????“嗯!”许清馨淡淡的应了一声。

????胡非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哼一声,说道:“你还敢回来?怎么?上次受的教训还不够吗?”

????不屑的笑了一声,塚本信义说道:“胡非,你有资格跟我说这些吗?你始终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当初你的古武术社团被我的空手道社团死死的压住没有抬头的机会,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嚣张跋扈?”

????胡非愣了愣,说道:“可是,现在空手道社团已经彻底的取缔了,古武术社团如今才是苏南大学最大的社团。”

????“那又如何?这又不是你的本事,是你找的外援。”塚本信义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早就羞愧的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还好意思在这里说三到四,还真的是一点羞耻心也没有呢。”

????“你……”胡非气的有些浑身发抖。

????“别在我面漆摆什么谱了,我这次不是来找你的,是来找清馨的。”塚本信义说道,“我已经不是苏南大学的学生,对苏南大学这些社团的事情我也没什么兴趣。”接着,转头看了许清馨一眼,说道:“清馨,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顿便饭吧。最近新开了一家日本料理,味道很不错。”

????“日本料理?就是那些什么生鱼片寿司吗?所有的东西都是模仿华夏,可是,却又学的不伦不类,却还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胡非撇了撇嘴巴,不屑的说道。

????塚本信义眉头微微一蹙,冷哼一声,说道:“那只是因为你们民族不争气。我们国家的资源那么少,可是,无论是经济能力还是军事能力,都远远的超过你们。看看你们街上跑的那些车子,有多少是我们国家的?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技术却是那么落后,经济实力却是那么差,你们应该好好的反省反省才是。”

????“塚本,我很不喜欢你这些言论。”许清馨说道,“不错,华夏现在的经济实力的确不如你们,但是,华夏如今还是青年时期,每年都在不断的进步着。可是,你们却似乎在逐渐的退步,我相信用不了多少年,华夏就会超越你们。”顿了顿,许清馨又接着说道:“对不起,我今晚还有事情,不能跟你一起吃饭。”

????“说的好。”胡非挑衅的看了塚本信义一眼,说道,“我好像记得当初又一位华夏人闹得你们倭国是鸡飞狗跳,连你们天皇的女儿都被人家给上了呢,你们的天皇还跪在他的面前舔他的鞋底。难道你们大和民族有天生的奴性,喜欢做奴隶吗?我还真的是替你们感到羞耻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叫狼王叶谦是吧?”

????塚本信义浑身一颤,狠狠的瞪了胡非一眼,愤愤的说道:“我们崇拜强者,因为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在这个社会。弱肉强食,这是自然法则。胡非,你说来说去都是别人的事情,如果你有胆量的话,和我比试一场。如果你输了,就在我的面前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爷爷。”

????“比就比,谁怕谁啊?”胡非愤怒的说道,“可是,如果你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我也一样。”塚本信义说道,“不过,你是不可能赢我的。”

????“切,我才不要你这个孙子呢,传出去还不丢我的人?谁知道你老母是不是在外面偷人生了你这个孽种。”胡非撇了撇嘴巴说道,“如果你输了的话,我要你学狗叫,然后从这里一直爬到学校门口。怎么样?敢不敢赌?”

????“好,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不过,这次你可没有以前那么幸运了,我不会再手下留情。”塚本信义冷声的说道。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胡非淡淡的说道,“咱们华夏有一句俗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别以为我以前谦虚让你就是你如今可以嚣张的本钱。”吹牛又不犯法,胡非冠冕堂皇的将自己当初输给他说成是自己谦虚让他,还真的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许清馨拉了拉胡非的胳膊,轻声的说道:“胡非,你……”许清馨可是亲眼见过,胡非曾经挑战塚本信义的时候败在他的手里,如今却还要挑战,这不是明白着自取其辱吗?许清馨可不想看到胡非受辱。

????淡淡的笑了一下,胡非打断了许清馨的话,说道:“不用担心,今天我要好好的一雪前耻,也正好可以证明一下我这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接着,转头看了塚本信义一眼,招了招手,说道:“来吧!”

????因为是上课时间,所以,古武术社团没有人。胡非打开门走了进去,走到中央,脱下自己的外套丢在一边,朝塚本信义招了招手。

????塚本信义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这是你自取其辱,可怨不得我。”上次在林放的手里吃了亏,塚本信义也一直觉得很耻辱,如今有个报仇的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胡非。他心里也已经暗暗的下了决定,这次自己绝对不会留情,一定要让胡非在医院里住上十天半个月不可。

????虽然林放这些日子也有教胡非,不过,毕竟林放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其实也没有花多少的时间在胡非身上。只是,偶尔传达一些自己在古武术上的见解,或者是简单的比划几招。所以,胡非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比以前有了多少进步。

????其实,胡非并不笨,他的资质也不差。只是,**轩不是很擅长教他,加上胡非叛逆的性格,以至于他更加不好好的去学;所以,他的功夫才那么差劲。不过,有了林放的点化,胡非的进步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先下手为强!胡非跟塚本信义交过手,清楚他的实力。自己有进步,对方也可能有进步,所以,胡非必须要在气势上先胜过对方,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含糊。胡非大喝一声,一拳狠狠的朝塚本信义攻了过去。

????形意拳包含着丰富的技击理论和技术、战术内容,强调敢打必胜、勇往直前的战斗意识。拳谚说:“遇敌有主,临危不惧”。在战术思想上,主张快速突然,以我为主,交手时先发制人,“乘其无备而攻之,出其不意而击之”,“有意莫带形,带形必不赢”。在攻防技术上,提倡近打快攻,抢占有利位置,“眼要毒,心要奸,脚踏中门裆里钻”,“进即闪,闪即进,不必远求”。形意拳主张头、肩、肘、手、胯、膝、脚七法并用,处处可发,“远了便上手,近了便加肘;远了用脚踢,近了便加膝”,并且要求虚实结合,知己知人,相机而行,不可拘使成法,做到“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方算上乘功夫。

????塚本信义很明显的感觉到胡非跟以前的差别,不由的愣了一下,着实是有些没有料到胡非竟然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大的进步。塚本信义也不敢怠慢,见招拆招,应付着胡非的进攻。

????胡非久攻不下,不由有些气短,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只怕自己会因为疲惫而输给塚本信义。胡非的心里也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必须想办法一击制敌,否则,最后只怕吃亏的还是自己。

????忽然间,胡非跳开,一摆手,说道:“不打了,不打了。我草,累死我了,歇一会。”

????塚本信义不由的愣了愣,愕然的看了胡非一眼,有些啼笑皆非。“胡非,你刚刚不是还很豪言壮语吗?怎么?现在不是想放弃了吧?”塚本信义取笑的说道,“不过,你要放弃,我可不会。”

????“你这人好没趣哦,没看见我在休息嘛。你现在自己一边玩会吧。”胡非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塚本微微的愣了愣,一直戒备的心顿时的松了下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转头看向许清馨,正想讨好巴结两句之时,胡非暮然间冲了过来,拳势如风,一拳狠狠的砸中塚本信义的胸口。

????仓促之下,塚本信义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只好运气硬接下胡非一拳。不过,饶是如此,塚本信义还是觉得体内气血翻滚,异常难受。胡非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一个撩阴腿狠狠的踢了出去。

????顿时,塚本信义捂住自己的裤裆跳了起来,惨叫连连。那可是男人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被一脚踢中,哪里还有反抗之力?

????胡非抓住机会,冲上前去,一阵拳打脚踢。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311章 撩阴腿-至强兵锋 ag环亚线上开户|官方网站,ag8游|开户,agvip9888.com|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