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林放微微的愣了愣,淡然一笑。难怪这些杀手组织的人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忠告,敢不断的来华夏做事了,原来自己长期没有出去,他们是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才如此的肆无忌惮。

????冷冷的笑了一下,林放说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死;二,供出是谁指使你的,我放你走。”

????杀手很是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可能吗?撒旦里没有一个贪生怕死之徒,既然任务失败了,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死的方式却有很多种。究竟是痛痛快快的死去,还是忍受不能忍受之痛苦,慢慢的受尽折磨而死。”林放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希望你不会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

????话音落去,林放猛然间的冲了过去。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犹如闪电一般疾驰而过,一掌狠狠的拍向杀手的胸口。杀手自然也不甘心束手就擒,眼见于此,连忙的挥拳迎了上去。只可惜,虽然他的枪法不错,动作也很快;然而,在古武者的面前,杀手的那点功夫无疑等于是蚂蚁撼大象,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

????眼看着林放的拳头就要打在杀手的胸口,忽然间,林放的身形一转,一道银光闪过。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刺入了杀手的身体,顿时,杀手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定在了那里,动也不动。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杀手有些恐惧的说道。

????当一个人,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自己使唤的时候,即使他再不怕死,那忽然之间从心底涌出的恐惧感也是没有办法压制的。杀手根本就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明白林放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怎么就忽然之间不能动了。这在他的认知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放所使用的银针太细,胡珂虽然站的不是很远,但是,却也没有看到。她只是见到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杀手就定住了,究竟林放使得是什么方法,她也不清楚。她对林放的好奇心也不由的更胜了。

????“既然你选择了不说,那么,我就只好先带你回去,然后慢慢的问了。”林放微微的笑了笑,说道。这里毕竟是街上,人多,万一事情闹将起来,将警察引过来那就不好了。况且,林放现在还是个“死人”人,他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让卫正冬知道自己还活着。

????“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接受过最严格的训练,任何刑讯逼供对我们来说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告诉你的。”杀手不屑的说道,“杀手有杀手的规矩,那是绝对不能破坏的。”

????“你这么说是说明你心虚,说明你担心我对你用刑。”林放笑了笑,说道,“既然你连死都不怕,又何必在乎我要做什么呢?”话音落去,林放将杀手塞进了后备箱,然后转头看了胡珂一眼,说道:“我们走吧。”

????“嗯!”胡珂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上了副驾驶位。

????林放也不敢做过多的停留,连忙的驱车离开。今晚本就是一个不平夜,林放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导致自己在廖文梓心目中的形象顿时的败坏,不希望自己有把柄掌握在廖文梓的手里。因为他清楚廖文梓的为人,如果让廖文梓知道这些事情的话,只怕对自己就有更深的芥蒂了。

????廖文梓铁面无私,林放还是很欣赏他的,也很想跟他交个朋友。如果华夏多一些像廖文梓这样的人,那么,整个华夏的局面将会完全的不一样了。

????沉默了片刻,胡珂转头看向林放,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问出他背后的主使人是谁,然后,杀了他。”林放淡然的说道。

????胡珂微微的愣了愣,虽然觉得这么做似乎有些太残忍,可是,她也清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放这个杀手离开的话,那么,一定胡引来这个杀手组织的报复。到时候,整个撒旦全部涌过来,那就真的是麻烦不断了。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这样太残忍,把人命当儿戏了?”林放问道。

????“没有,我只是觉得谁都有活着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胡珂淡淡的说道。

????“今天你不杀他,明天他就会杀你。这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对待敌人,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心慈手软。”林放说道,“就像你们做生意的一样,对待竞争对手,一样是无所不用其极,只求达到目的。有时候,你的仁慈那是对自己的残忍,那是放纵,是给敌人反咬自己的机会。如果我今天放过他,那么,明天他就会领其他的撒旦成员一起过来报复。我很清楚这些杀手的做事风格,对他们而言,任务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包括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们可以为了完成任务,无所不用。”

????“我明白。”胡珂说道,“只是,心里有些疙瘩而已。”

????“你的善良是好事,我也希望可以在你的身上一直看到这一点。”林放说道,“好了,别多想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如果你真的要杀他,就直接杀了他就是了,不用去逼问他幕后的主使者是谁了。”胡珂淡淡的说道。

????林放微微的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为什么?如果不知道幕后的主使者是谁,先除掉对方的话,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还会接连不断的发生这样的刺杀事件的。”顿了顿,林放又接着说道:“你是怕知道了幕后的主使者不是你想知道的人,是吗?你是怕知道了以后,会失去希望,是吗?”

????胡珂愣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胡珂心中自然也十分的清楚,自己有多少的敌人多少的竞争对手,哪些有可能会做出这些事情,她也有一个大概的推测。她不想去想,也不想知道,有些事情,知道了以后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现在她不知道,还可以告诉自己根本就没有发生。如果真的知道了结果,那么,她也就没有了欺骗自己的理由了。

????林放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清楚胡珂的心里究竟是在想些什么,怕是胡珂也已经猜出来杀手到底是谁主使的,所以,她不想去知道。有些事情,知道了以后,反而会有更多的担忧,还不如不知道。

????不过,对于林放而言,他必须要清楚是谁要伤害胡珂。胡珂可以不在乎,但是,他不能不在乎。林放做事有自己的原则,虽然说他和胡珂的婚姻并不算是真正的婚姻,但是,林放也绝对不允许有人伤害胡珂。

????将胡珂送到家之后,林放看了她一眼,说道:“好了,晚上早点休息吧。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了,如果真的需要一个人做恶人,受人唾骂的话,我不介意那个人是我。我希望你可以无忧无虑,希望你可以做好你自己。”

????胡珂微微的愣了愣,有些愕然的看了林放一眼。说实话,她的心里有些微微的感动,只是,这份感动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害怕,害怕在乎人的那种感觉。人总是这样,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在乎,因为在乎往往反而还会失去。所以,胡珂宁愿不去想。

????一切,顺其自然吧。

????“如果可以,尽量给他一个痛快吧。”胡珂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这个我可没有办法答应你,因为这取决于他,而不是我。如果他可以乖乖的配合我,那么,或许可以。”林放淡淡的说道,“而且……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有我的原则和坚持。他们破坏了我的原则,我绝对不允许他们继续的存在。”

????胡珂愣了一下,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她不能说林放的做法是错误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本就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是,有些事情必须要这么做,那就去做。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看着胡珂转身上了楼之后,林放转身上了车,驱车赶回秦逸天的住所。秦逸天已经离开了,那间别墅自然也留给了林放,只是,平时的时候林放不去住。不过,那里倒是非常隐蔽,而且,秦逸天当初还在别墅里打造了一个坚固的地下室,那里也很适合审讯。

????秦逸天号称仁枭,那是因为他做事总是会留有余地,很少赶紧杀绝。不过,任何人的心底都有着一处黑暗的地方,关键是看你愿不愿意去触碰。秦逸天的内心也同样有,只是,他懂得如何的控制而已。别墅的地下室,可以说,就是秦逸天内心阴暗的一个最真实的反应。

????林放也不知道审讯这个杀手需要多长时间,所以,他将杀手送回了别墅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往了竹叶青所住的酒店。摆平竹叶青,那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258章 不想知道-至强兵锋 ag环亚线上开户|官方网站,ag8游|开户,agvip9888.com|首页